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香港正版通天报 > 正文

160:驭灵主!

更新时间:2019-06-11

  当苏瞳坐着青铜霸主跟君琰一同前往紫府时,还有两人,站在瀛洲五洲联军灰十字星上的修士蓝星上,依依惜别。?壹????看书W?W?W书·1?K?A?N?

  “肥粟,虽然我们认识不久,却很投缘,日后不要忘记了来阆苑找我,我认你这个兄弟!”

  经过半个月的艰难跋涉,佯装成什么凤蝎大少与他的随从,雷凌天和金粟终于平安反回五洲联军的地界,二人站在传送台上,准备各自返回位于阆苑和桃源的本家。

  有过此次经历,雷凌天似乎成长不少,脸颊上多了些坚毅的神情,只有那金粟,依旧一副没心没肺乐呵呵的样子。

  “雷大哥,不要说得好像生死离别一样好不好,我要去给珠儿姐卖凤凰,你要去给她卖法宝,到时候我们还是会经常见面的!”

  金粟用力拍着自己腰间的凤凰,虽然早把红绿蝎影项链藏了起来,但那小心眼又性子歹毒的火纹凤凰,他可依旧挂在身上。

  被他一晃,生命力顽强的凤凰立即又出闷闷的哼声,带着怨念诅咒,似乎只要给它逃生的机会,它便一定会把金胖子连皮带肉通通用嘴啄成筛子。

  “那倒也是。”雷凌天终于松下绷紧的神经,伸手拍了拍金粟的肩膀。“你回家之后,可要好好修炼,不要又是中毒又是惹祸的,要不然以后再冒险,我可不带着你了!”

  雷凌天这话当然是个玩笑,若再遭遇险情,他一定会像此次一样,绝对不抛弃朋友。可金粟好歹也是金家什么八代单传,虽然有筑基初期的修为,但除了会用那追灵宝镜,其它的能力,实在是太弱了。

  “嘿嘿,大哥教训的是,我回家一定好好修炼,绝不再拖后腿。”金粟答应得是很快,可是看他那没正形的样子,八成就是嘴上答应而已,过后立即会忘记。

  金粟挥着手走入前往桃源的传送阵内,很快他那胖胖的背影就消失在灿烂的传送阵光之中。

  桃源星洲,一片雾蒙蒙的微光中,缓缓走出了金粟的身影,凤凰似还在他腰间挣扎想要逃走,但金粟却不以为意地收会束缚凤凰之精血,放它飞行。

  松绑之后,火纹凤凰的模样极为狼狈,被苏瞳拔下所有翎羽之后身子秃了一半,而且又被金粟卷成个球来收藏,脖子歪向一旁,似乎是落枕一样扭都扭不过来。

  但就算是如此,这傲娇又记仇的凤凰依旧不愿逃跑,掉转身子便向金粟冲来,从口中喷吐出猛烈的凤凰火,妄图将金粟烧成烤肉。

  仿佛早预料到火纹凤凰会上演这么一出,金粟随手从自己储物袋里拿出了一件东西挡在脸前。

  也许真的是随手,所以看到镜子时金粟愣了一下,倒也没多余动作,便毫不怜惜地将镜子朝火纹凤凰喷火的口中塞去!

  完全没有想到金胖子还有这种招式,火纹凤凰小嘴顿时被镜子卡住,火苗刹那乱飞,一点都没有溅到金粟身上!

  凤凰恼怒地一个用力咬在镜面之上,只听咔嚓一声,金家的祖传宝镜居然完全破碎!那尖利的玻璃渣子塞了凤凰一嘴!

  没想到宝物如此经不住力量碾压,火纹凤凰先是了愣,而后全然忘记嘴里的疼痛,哇哇大笑起来。??一看书W?W?W·1?KA?N?

  “哈哈哈哈!”火纹凤凰的得意劲儿还没有过去,金粟反而自己大笑起来:“不过是面没用的破镜子,你得意个什么?”

  此刻金粟身上全无苏瞳与雷凌天熟悉的那种温吞憨厚感,双眼虽小,却湛湛有神,肥肉虽多,但与他身上缓缓散出的雄浑威压成正比。

  “你是通灵之兽,有朝一日很有可能口吐人语,又心肠狭小……我不放心放你离开。既然我金家祖上有不伤灵兽性命的毒誓,那么不能卖你,又不能杀你,你便成为我的契约兽吧!”

  金粟凶狠地一声咆哮,震得火纹凤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。只见这胖子的手中突然激射出一道红光,直接打在它的天灵。

  此光与追灵宝镜曾在雷凌天和苏瞳眼前展示的光芒一模一样,难怪当初田斐长老居心叵测地借用追灵宝镜观看,却完全感受不到镜身上的灵气波动。

  那是因为此镜本来就只是凡物一件,真正的“追灵”乃是金粟施展的特殊神通!

  根本没问凤凰自己乐不乐意,很快金粟心中便多了一道心灵联系。这种以一人主导,强行约定的主仆关系,怕是比当初凤凰欺瞒苏瞳订下的契约之力更加霸道坚固。

  收回自己手中的红光之后,火纹凤凰如大病一场,极为愤慨地坐在地上,小眼睛里闪动着恶毒的光芒。但这微弱的凶光,很快便被金胖子一阵热情大笑给打消得无影无踪!

  “虽然我们金家兽师,一次也只能契约一只灵兽,而且不能无故伤害灵兽的性命,但你现在是老子的契约兽,死在战场上,还是不违背祖训的,哈哈哈哈……对了,你喜欢被瀛洲毒修们毒杀?还是被打得屁股开花?”

  火纹凤凰一个激灵,不可置信盯着眼前这个三歹人中最不中用的胖子,第一次现金胖子,似乎比他们任何一个都更加可怕!

  之前那臭女人虽然得罪自己,但至少还心有善意,会在蛇鼎前救它,也会那么没有防备地任它契约,可现在这个胖子……笑起来似让人身后阴风阵阵,他那胖脸像是青面罗刹!

  凤凰吓得不敢动弹,直接被金粟两个手指捏起,金胖子从储物袋中祭出一件虎形雕像,跃入其背,在他足尖点在虎背上的刹那,这石虎便像是活过来一样,扒拉着四爪,飞也似得向雾光缭绕的桃源星洲深处疾驰而去。

  不过几个时辰的光景,金粟与他的石虎便进入了一枚布施着层层结界的白色雾星。看来此地便是金家祖宅,那些看上去威力惊人的防御阵法对他而言形如虚设,在他靠近的前一秒通通无声退到两岸,为他让出一条笔直大道。

  白色的云雾之下,出一声苍老的声音,此声雄浑,似有元婴之威,将那无边无垠的云浪捏成各种各样的形状。

  金粟并没有潜入云下,而是收起石虎与凤凰,直接在云外跪下。脊梁笔直,神情肃穆。

  “我想,应该是找到了……我亲眼见她两次出手擒鸟,都是动用了驭灵*中傀儡丝的力量。”

  “多次遇难,都未丢下佯装无能的孙儿,而且胆大心细,极为有趣,孙儿心里有个猜想……她似乎是以区区筑基初期的修为,去盗了一个婴变老毒物的洞府!哈哈哈哈!”金粟提起苏瞳,嘴角都带着笑意。

  “粟儿,以后你万万不可再用‘有趣’这种没大没小的词来形容那人……那可是我金家,盼了无数年月之后,出现的新一代驭灵主啊!”

  “是!”一听“驭灵主”三字,金粟身体一抖,察觉自己失言,神情越恭敬虔诚。

  这是桃源金家守护了多年的一个秘密,金家第一代祖,曾是上代驭灵主的奴仆,经过东仙星域时,被上代驭灵主留在桃源星域,赋予等待下代驭灵主的重任。

  金家在这东仙星域,不知道繁衍了多少代,都不曾见过下代驭灵主出世的消息,虽然在这期间,上代驭灵主留下的信物曾波动数次,证明驭灵*玉简被人开启,但完全没达到需要派出金家使者确认和考察的强度。

  直到最近,上代驭灵主的信物才强烈热,直指瀛洲五洲联军的灰十字修士蓝星!

  其实在此之前,金家也出过几位实力极强又有野心的修士,擅自拿着上代驭灵主的信物,找到记录驭灵*真传的玉简,妄图学习其中秘法,成为尊贵的驭灵传人。

  只可惜无论他们的天赋有多惊人,都无法看到驭灵玉简内记载的三重秘法。是以有很长一段时间,金家盛传,驭灵*只是一个先人留下的骗局,直到数千年前,金家一位天资平平的旁系弟子,在与其强大的叔辈再寻驭灵玉简的时候,机缘开启了玉简里的第一重秘法,学习到用凝魂咒佐以丹药香炉控制生灵为傀儡的秘籍,差点将整个桃源都炼成一片死域!

  幸得桃源星洲历来被云雾笼罩,不欢迎外人来访,所以当代桃源之主将此事一力,并从此对金家讳莫如深。

  直到那时,金家传人才重拾对驭灵主的敬畏之意,甚至比自己的先祖们更加崇敬起“驭灵主”这个称号的传人,毕竟自己家那旁系弟子,才修炼第一套秘法便差点把一个星洲毁灭,那若真能得到第三重秘法可以掌控傀儡丝的修士,学成之后该有多毁天灭地?

  “爷爷,我现在还需要继续考察吗?”金粟恭敬地问道,毕竟花费了无数代人的岁月,才等来这疑似驭灵主传人的现身,此事应该再三斟酌。

  “不必了,既然上代驭灵主的信物强烈反应,此人刚刚筑基不久,你又亲眼见到疑似傀儡丝的出现,我们便确定此人便是少主。”

  金家老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说道:“其实上代驭灵主,根本无法预计自己的传人将会出现在哪个时空,所以在自己走过的所有空间,都留下了自己的道统……先祖曾言,就算在驭灵主生活的那个面位,这驭灵术都算是极为偏门的术法,极难寻找传人,所以每代驭灵主学成后都会游历寰宇,将此法玉简散播四方。没想到此人真的出现在我东仙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金家一定要将少主推上更高面位的宇宙,让上代驭灵主看到我们为他寻到的弟子!”

  “爷爷……”金粟不好意思地打断自己爷爷近乎于狂热的絮叨。“爷爷这都过去几十万年了,就算当然初上代驭灵主想收徒弟,现在他老人家也,也已经……过世了吧?”

  “我的蠢孙儿,你以为到了那样的高度,还会忧虑生死?先祖说过,驭灵主的阳寿,接近与天地永恒!只要寰宇还在,他便*不灭!只要还有一枚星辰在闪烁,他便灵魂永存!”

  “这就是驭灵*的妙处,这秘法开头极为难修炼,好像说别人筑基三台,它要筑基五台才能结丹,而且结丹之后,还有诸多考验……”

  “五五五……五座基台?”金粟瞪圆了双眼,身上的毛都要竖起来,驭灵传人是要凝结多么牛逼的金丹?三座基台居然支撑不起来!

  “你这小子,什么时候养成了打断爷爷说话的坏习惯,你还想听不想听了?”云海翻腾,大有一种不耐烦的语气。

  “此法开头难炼,上代驭灵主说过,自己少年时,几乎天天被人嘲弄欺负,但驭灵*一旦修炼过某个程度,体内增长的灵气就会像是星辰爆破一般,让人迅成长为无敌修士!而且你想想看,不但灵气充沛,还能控制他人行为*,这是多么野蛮……不不不……强悍的力量?啊,这简直是如同神一样的力量哇!”

  “所以此法要求修习者人品极为端正,切莫成为一位蔑视生命的暴君。所以我们在辅佐此代驭灵主其成长的同时,也要防范他性子变得骄纵狂躁。”

  “明白了!”金粟深吸一口气。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再次开口,小心翼翼问道:“爷爷,其实我们金家,也是被驭灵主控制的奴隶吧?”

  “那我们这么多年来,为什么没有想着背叛上代驭灵主?反正他也从来没有回来过……”

  “你不要无知了,如果驭灵主愿意,无论金家后人繁衍多少代,都会全身心地完成驭灵主的使命,哪怕是让你分分钟死亡,你都生不出反抗之心,会像行尸走肉一样视他为不可违逆的神!可你现在,还能质疑上代驭灵主的权威性,这说明……上代驭灵主并没有对我们金家施展最残酷的驭灵手段!”

  云如海面,平静不起波澜,一眼就能看到天与云的尽头,让人心身都觉得放松和自如,金老头的声音缓缓流入金粟心田。

  “虽名为‘奴’,但我金家初代祖不过是一个落魄至极的小修士,得上代驭灵主之阴庇,展出桃源最大的世家,上代驭灵主传我们金氏驯兽神通,并传我们无上心法,让我金家代代都出元婴强者,这样的‘奴’已经享尽世上绝大部分人渴望而不可及的权势荣耀。”

  “所以我们要保恩,不是以‘奴’为名,而是要对得起自己良心。在有限的范围内,尽自己最大可以保护新一代驭灵主成长!”

  被金家视为新一代驭灵主的苏瞳,正坐在青铜霸主的肩膀上,与君琰一同出现在紫府的传送银光中。

  其实在这些天在担忧雷凌天与金粟安危的时候,心里总会泛起一股怪怪的感觉,说不出是什么地方,反正总觉得与这二人相遇,并参与到五毒圣祖出山这件事情当然中,存在有诸多巧合……但还没等她分神细想,就被眼前的紫府风光给深深吸引。

  在广袤的寰宇中央,矗立着一座比星辰都巨大百倍的紫色宫殿!无数星辰在以这座恢弘的建筑为中心缓缓旋转,仿佛这美轮美奂的宫殿便是这个星系的中央!

  所以远远看去,就像一条镶嵌满宝石的长河,在四周紧紧保护着紫府,而紫府紧闭的大门,给人一种极为雄浑厚重的感觉,仿佛门的那一侧,将会引领着世人摆脱凡世,真正走向仙界!

  “很美吧?东仙九洲一府,我紫府山门,绝对是最恢弘有气势的一个!”在说这话的时候君琰心中浸渍着无限的骄傲。

  关于玉湖大祸的罪魁祸,她有无尽猜想,虽然无数次推翻自己的假设,她最终还是将最大的嫌隙,放在了那人人称道的紫府东王身上。

  即使世人都狂热地崇敬着专情又强大的东尊殿下,但宁可质疑世上所有人,苏瞳也不会质疑自己的师傅玉卮。

  所以她这次跟着君琰来紫府,除了跟他拿灵石赎家园之外,还有一个隐藏得极深的念头,她想看看,那现在站在东仙最高处的东尊殿下,曾经日常居住的地方是什么模样!

  这是一个很危险的决定,如果东王真的是杀死瑶池金母与玉卮师傅的罪魁祸,必然对玉湖的漏网之鱼极为记恨,如果他手里握有什么方法看出自己是玉湖遗徒,那就算自己长三个头都肯定不够东王切。

  不过在路上,她已经向君琰确认过,东王现在久不居住紫府,虽然对外称养病,但为了督战,依旧居住在五洲联军灰十字星系最小的那枚黑色帝星之上从未离开,所以这一次踏入紫府,自己应该是安全的。

  即使心里不愿再与君琰有更深的交情,但潜意识中,苏瞳依旧觉得君琰与此事无关,毕竟掰手指算算,自己将他救出黑岩荒地的日子,在玉湖大祸之后。

  苏瞳一贯是胆大包天的人,这从她在闯星时敢打劫五毒圣祖便可见一斑,要是换了别人,一旦怀疑东王,必然会远远避开紫府绝不踏入半步,可她虽说不出来自己要找什么,却觉得自己一定要来看看,就算找不到线索,也能从细节上多了解一下可能的敌人。

  “最美可不是人吹出来的,除非你带我到处看看,让我说紫府美,那才是真的美。”

  好不容易等到苏瞳主动说话,君琰已经相当惊讶,特别是她还提出“游山玩水”让自己作陪的主意,君琰差点乐得开花!

  “那你可要睁大眼睛,我先带你去青花溪,看看那里追逐水中落花的鱼,然后是巨鹿山谷,那里四腾云,山壁上嵌满五色宝石,还有紫苑仙境,因为我紫府独有的紫阳灵气而万物沾染紫色,深深浅浅在天光明媚时最美……”

  君琰一口气说了好多,兴奋得立即就要掉转青铜霸主,立即与苏瞳来个一百零八天环游紫府旅行。

  “别,华林前辈身子还弱着,怎么地得先把她送到修养的地方吧?”苏瞳心中还惦记着华林仙子的伤势。

  《驭灵女盗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,笔趣岛转载收集驭灵女盗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手机看开奖结果直播室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