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824444.com > 正文

挂牌玄机彩图第104章 心火何处安放?

更新时间:2019-11-01

  虽湛王还是那副悠然闲适的模样,脸上完全看不出丝毫怒气,戾气,连一点点的不愉都看不到。

  可是身上,无形中倾泻而出的冷意,那种压迫感觉,却是不由让人头皮发麻,凛五,凛一都不由把皮给绷紧了。而府中的下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。

  看着躺在软榻上,靠着暖炉闭目眼神的湛王。齐瑄轻步走进去,轻声道,“王爷,该喝药了!”

  若是她能平复湛王的怒气,那么,最多也就是受点儿罚。反之,若是她做不到,真的惹恼了湛王。那,这次恐怕会死的很惨。

  都说,凡事有一有二,不可有三。可对于湛王来说,却是一次都难以容许。而对容九,已算是格外宽容。但,湛王终是湛王,他的宽容,终是限度的,就算是容九也一样。

  这次,容九真是过了。连凛五都想不出,要如何平复湛王心里那股怒气,还有那生平第一次遭受到的难堪!

  二十多年来,湛王经历过太多的事,那些流血的谋算,时至今日,已是连他的情绪都影响不到。

  而世人的恭维,巴结,讨好,还有畏怕,他也已听的太多,看的太多,真心假意,他亦早已不去在意。

  那么突然的跟湛王牵扯上了,在他们都没有防备的时候,就那样发生了最亲密的事。

  亲密的事儿做了,可对于湛王来说,更多的却是膈应。所以,其后,容九得到的是一尺白绫,一杯毒酒,还有一把匕首。那时,所有人的人以为容九必死!

  做的那些个事儿,可恼的,可笑的,让人无言以对的,各种各样的,最后她生生蹦跶出了一条生路。

  凛五曾想,那一段日子,容九那一通扑腾,主子大概都有些头晕了,头痛了。也或许就是从那时起,异样的感觉悄然的滋生了。

  凛五无声叹了口气,凭着主子的骄傲。这事儿绝不会轻易过去。只希望容九能快点拿出点儿行动来。不然,他们最近的日子怕是不好过呀!

  寒冷的冬天,蒙蒙亮的清晨,小小的人儿,站在已化为灰烬的房子前,静静的看着,静静的待着。

  听到声音,文栋抬眸,仰头看着容倾,表情木木,“姑姑,我爹爹他去见我娘亲了,是吗?”

  “爹爹说,若是某一天睁开眼睛没看到他。那么,他就是去找娘亲了。让栋儿不要找他,也不要哭。他说,虽然栋儿看不到,可是他和娘亲,其实都在我身边看着我,永远都不会离开栋儿。”孩子的声音,低低,弱弱,听在耳中,心里沉沉。

  容倾摇头,“等到晚上,栋儿只要抬头,星空上最亮的那两颗星星就是栋儿的娘亲和爹爹。”

  “嗯!他们每天晚上都在陪着栋儿,看着栋儿吃饭,睡觉,玩耍,看着你慢慢长大!”

  “等到晚上睡着了,栋儿就会梦到他们。那时,栋儿想说什么都可以告诉他们。”

  文栋点头,“以前,爹爹也是这样跟我说的。所以,我每天晚上都盼着能够梦到娘亲。现在,除了娘亲,栋儿也盼着爹爹能够来我的梦里。我想告诉他,我很想他,告诉他,我会听话!”

  “爹爹高兴,栋儿也会高兴……”文栋说完,靠在容倾怀里,伏在她肩头,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,不断滑下,哽咽,“可是,爹爹不喜欢看到栋儿哭!”

  冷漠的世界,复杂的人情世故,心里残留的那一点儿柔和。只庆幸,她把他拉回,他转身给予的不是一把匕首。

  “摊上有个小哥哥,栋儿可以跟他一起玩儿。等到姑姑过完活了,我们一起回来。”

  “真乖!”容倾揉了揉文栋柔软的头发,“趁热把粥喝完,一会儿我们就出发。”

  胡娇走进来,在看到文栋的时候,脸上表情顿了顿,而后道,“青姐姐,挂牌玄机彩图。你还好吧?”

  容倾随着走出,胡娇随着开口,紧声道,“青姐姐,我听我爹爹说,隔壁出大事儿了!”

  胡娇听了,叹了口气,“我听说,那孩子娘亲也没了。现在,文相公又……这没爹没娘的,以后可怎么办呀?”胡娇说着,看着容倾,道,“青姐姐,以后你要养着他吗?”

  “这样呀!”胡娇顿了顿,低声道,“我说句交心话,青姐姐你不要生气。要我说,这孩子青姐姐一直养着也挺好。反正,你家相公身体也挺弱。要是万一不能好的话。那,有个孩子在身边,等老了你也算是有个傍身的。我看这孩子跟你挺亲的。”

  看容倾表情有些发干,胡娇赶紧道,“胡姐姐,你别多想,我就是那么一说,真没诅咒你相公的意思!”

  “这样呀!”胡娇随口一问,便不再关注太多。那个男人,多一看一眼,就多受一次刺激。

  “不了!我过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,文家的事儿最好不要多说。这是我爹爹说的!”

  胡娇低声道,“京城御史大人已经开口了,听说连王爷都惊动了呢!所以,让我们让少言。不然,会有麻烦。所以,青姐姐也最好别多说。特别你住的近,村里的人肯定会向你问东问西的。到时候,你就装糊涂就好!”

  “哎呀!这还不是小事儿一桩。”胡娇说完,随着道,“不过,昨天晚上隔壁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呀?”

  这次轮到胡娇无语了,白了容倾一眼,“刚让你装糊涂,你马上给我也装起糊涂来了。”

  胡娇看此,一摆手,道,“这样也好,反正也不是什么好事儿。好了,你赶紧去吃饭吧!我走了。”

  古代虽然不如现代是信息时代,可是这十里八乡的,消息还是传的挺快的。特别这又是起火,又是死人,还惊动了官府的事儿。

  继而等容倾去到镇上,摊上老板娘吴氏。看着文栋,眼里的同情,可怜,几乎把人给淹没了。

  “摊上人多杂乱,让大宝带着栋儿回我家去玩儿吧!中午,就让兰花(吴氏儿媳)给他们做饭吃。”

  文栋听言,小脸儿舒缓下来,“我不打搅姑姑干活。”说完,搬起一个小马扎,在摊儿位后面一个角落坐下,还不忘乖巧道,“姑姑好好干活,别烫着了。”

  父母的先后离世,那永远的离别,对于一个幼子来说,除了想念,伤心,更多的是忐忑,没有一丝安全感。

  “这孩子,真是太可怜了!”吴氏生过孩子,养过孩子。对着文栋,不免生出恻隐之心,“青丫头,你大概要带他多久?”

  吴氏听了,思虑了一下道,“那好,从今天起你好好干,我再给你加五个铜板。”

  “不用谢,就算是我对孩子的一点儿心意。好了,这会儿也不忙了。你问问孩子想吃什么,我给他做点儿。”

  忙乱的一天结束,在摊上吃过饭。文栋拿着卖糖葫芦老大爷送给他的糖葫芦,拉着容倾的手,两人不紧不慢往家走去。

  初冬寒意起,微风凉,斜阳拉长的影子,一大一小,心里装着各自的不安,相依不言。

  晚上,躺在床上,看着靠在她怀里,终于入睡的文栋。容倾望着房梁,却是久久无法入眠。

  一直以来,面对湛王,她求的是活着,走的是程序。她顾着他的喜怒,顾着他的心情,却从未深究过他的心思。认定了他不会轻易喜欢,所以,错漏了他的感受。

  清楚他的霸道,所以,他对容逸柏的不容,她以为那只是他性子使然。从未想过那其中沾染了一点酸意。

  容倾扯了扯嘴角,几分怅然,几分厚重。那两个词,真的很难跟他联系在一起。

  他生气了,她就讨好卖乖;他高兴了,她随着乐乐,求个加餐。跟着他的情绪,随着应对。虽日子少了一点儿感*彩,不过,倒也纯粹。

  让他欢心,为自己加点儿筹码,在他容许的范围内,活着多一点儿恣意!一直所求也不过这个。

  山盟海誓,说的再动听,说的再铿锵有力。也掩不住那一丝虚伪。感情这东西,不是你想有马上就会有的,也不是你说的声音越大,就代表越是真的。

  所以,再讲甜言蜜语,她一定会心虚,而他一定会看的出。随着,一定会扒了她的皮吧!

  跟湛王过日子,她一直在琢磨,能少被他收拾一次,琢磨着如何才能活的更久一点儿。不说长命百岁,最起码也要吃个够本吧!

  抬手摸摸自己的脸颊,不自欺欺人的讲,就她这豆芽身材,还有这面部留有伤痕的女人,湛大王爷竟然也会心动。不得不说,他眼神还真是不咋地!

  想着,容倾眉心一跳,一个念头不由涌出,神色不定。说什么不舍,不忍?其实,云珟是在忽悠她吧?

  逗她玩儿?顺便再修理她?若是这样,容倾觉得反而更能接受,真是越想越有可能!

  容倾凝眉,湛大王爷当时的眼神还真不像是逗闷子,还有嘴角那一点儿血色,也不是作假的。他身体确实不舒服,而当时护着她也都是真的。

  湛大王爷可从来不是善良的人,若完全无所谓,你要死要活,都跟他没关系。他绝对不会忍着不适,还出手护着你,让自己更加难受。如此……

  身体不舒服,一时就能过去。可是伤心了,可是要好久。所以,若是能选,宁愿献身,也不想伤心。

  容逸柏听了,眉头微皱,思索良久,看向祥子,道,“你说,倾儿这次打算怎么做呢?”

  “这个,小的可是猜不到。”祥子诚实道,说完,问道,“公子,您以为呢?”

  在祥子眼里,这世上比容逸柏聪明的人可是不多。所以,容倾是什么打算,他必然能猜到的。谁知……

  容逸柏转动着手里的茶杯,如实道,“这事儿,我只能看的出症结在什么地方。可是……男女感情的事儿,我跟你一样,没感受过。所以,琢磨不出!”

  而眼下,凭着湛王爷的骄傲,是绝对不会主动出现在容倾面前的。因为,太丢份!

  如此,一时动不了那孩子,湛王十有*是要拿他出气了。所以,这几日他还是安稳在馨园待着吧!

  再说,他就是去了容倾哪里,最多也只是给她送点儿吃的,用的。解决不了问题。既然如此,还是免于行吧!省的让事情变得更加难以收拾。

  感情的事儿,真是世上最难琢磨的了。就如湛王,放着那么多听话的,又善解人意的娇美佳人不去喜欢,偏偏喜欢那个献身不算事儿,掏心才是大事儿的女人。

  要知道,在古代,没什么是比献身更大的事儿了。贞洁就是命呀!而容倾在现代被腐化太久,一不小心就同她们相反了。

  被湛王睡了,她可是一丝寻死的念头都没有。倒是现在,要她表真心了,她妥妥的蔫了!

  “李公公,李公公,不好了,大事儿不好了……”小太监连规矩都顾不得了,叫着,跑着。

  面对沉怒的李公公,小太监这次连请罪也顾不得了,急声道,“是湛王爷他……”

  湛王爷三个字一出,李公公顿时一个激灵,紧声道,“湛王爷怎么了?你倒是快说呀!”

  小太监一抹脑门上冷汗,道,“湛王爷他把庄家给砸了……”!--over--

  《渣王作妃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玄幻小说,笔趣岛转载收集渣王作妃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