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www.824444.com > 正文

嫡女风华:读心宠妃太嚣张493333开马

更新时间:2019-11-04

  结局有点儿急,应该有番外,孩子长大了以后的故事。。有几个人都没交代清楚。

  见到季璇明显的表现出不悦,云简画的手心不停的冒汗,仅仅是说话也有些结巴,似乎季璇是一个洪水猛兽一般,让她紧张害怕的不行。偷偷的抬头看了下季璇,见她依旧皱着眉头,云简画完全不知道该说话是好。

  见到云简画紧张到几乎害怕的样子,季璇紧绷的身体突然就放松了,她似乎管得太多了一些,她看起来也不像是一个拿着孩子开玩笑的人,毕竟从她坐下后,她的手就没有离开过肚子。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肚子的她,不可能是一个狠心的母亲。

  刚刚她说有事,季璇微微垂下了眼眸,还真是戳到了她心软的点上,让她来跟她谈事情,齐家是没人了吗?

  “有什么事情吗?”季璇将自己的情绪收起,现在她还是想想眼前的人是如何知道她的身份的。她可是明确的记得她可是隐瞒着身份的。

  云简画一听季璇的声音变得疏离冷淡起来,不由得有些紧张,同时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得季璇不悦了。不过她也知道,现在季璇并没有让人将她带出去,已经是很好了。

  抬起手,从云袖中拿出一封信,双手举起。绿竹看了眼季璇,心中了然,还是下去将云简画手中的信封给拿了上来,然后恭敬的递给季璇。

  云简画感觉到自己的手上一轻,心中顿时放松了一些,这已经说明她已经成功了一半了。

  季璇撇见云简画的样子,最终将视线全部躲到手中的信封上面,缓缓的将其打开,并将里面的东西抽了出来。里面是三张纸,其中两张是比较老的纸张,因为可以一眼看去,便是一片泛黄的景象。

  至于另一张,看上去倒是一张信纸。季璇将其打开看了一下,眼中闪过一抹惊讶,但是也只有一瞬间,随后她又恢复到之前的样子。默默的将信重新折起来,定定的看着云简画。

  “齐夫人可知道这是什么?”看了信的内容,那两张泛黄的纸,她已经不需要去看就知道是什么了。船只的所属权,齐家老夫人手上的船只。

  云简画抿着唇,抬头倔强的看了眼季璇,她自然是知道那是什么的,毕竟是她将这事说起的,因为她的那梦。想到这个,云简画便垂眸,抿着唇没有回答季璇的话,右手轻轻的抚着自己的肚子。

  云简画这个样子,倒是让季璇知道,这事她肯定是知道的。但是也因此,季璇就更加莫名其妙了。看她的样子,以及信中的描述,她跟齐老夫人是瞒着齐牧廉出来的。

  先不说她们是如何知道她的身份的,也不说她们为什么要瞒着齐牧廉,仅仅是她们知道目前她需要船只,这已经就让她有足够的理由怀疑她们了。

  她现在虽然需要船只,但是他们就出去了一会儿,问了一个人,就让人惦记上了?而且季璇不信,她们的消息会比齐牧廉还快。他们之前可是在码头询问的,那人怎么看都不可能像是云氏和齐老夫人的人。

  “这……”云简画为难的看着季璇,493333开马。不是她不想说,只是她的情况那么特殊,说出来别人可不一定会信,老夫人信了,拿出那两艘船,已经让她很不安了。

  她虽然现在是急切的需要船只,但是还没有到收这些的时候,何况是两条船,这时候送来,不管是为了什么,她都没有理由手下。而且就是两条船而已,如果她实在买不到,当然季璇知道自己肯定是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的。

  季璇罢了罢手,她可真的不敢收,这齐家虽然看起来风光无限,但是她倒是不知道,齐家的老夫人竟然会打算将自己手上的船只送人,这真的让她很惊讶。不过也就只是惊讶罢了,只能从中得知这齐家不安生。

  再说之前在码头的时候,发现齐家有问题,她正打算给刘熠取信呢,如果收了齐家老夫人的礼,之后她肯定会下不来台。

  绿竹见季璇疲惫的闭上了眼睛,不由得上前走了两步,眼明脚快的挡在季璇的面前,堵住了因为季璇的话,激动的站起来身的云简画。

  现在可不是说那些的时候,绿竹可以看出来,这云氏是打算贿赂她家主子,可是不说主子本来的王妃身份,就是皇上派来的钦差大臣身份,主子肯定是不会要的。

  其实按照她的身份,她完全可以从这里调两条船出来,但是她想要自己去买,这说明了什么,她自然是知道的。

  现在这云氏的行为,倒是让她有些看不起,只是不知道她是如何知道主子的身份的。

  “不,王妃求你别这样,如果是我的问题,我现在就给你道歉,但是请你听我说完,虽然这样是真的但是有些不好,但是……求您一定要手下。”

  云简画不知道怎么突然季璇就拒绝了,明明不是说她现在很需要那吗?怎么还会拒绝呢。那她该怎么办,婆婆怎么办,难不成齐家那么大的家产都落到齐牧廉的手上?

  如果早知道这人的狼子野心,云简画好恨啊,那时候她还以为这人是真的想要帮齐牧清的忙,才跟自己的丈夫说的让他进入商铺中。如今他倒是当了白眼狼,现在丈夫生死不明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好不容易有一个人告诉自己该如何做。

  但是现在她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而且看季璇的样子,明显是不想谈下去的意思。那她如何好意思回去见婆婆。

  婆婆为了他们,已经将她手上的船只都想让出来了,如果没有完成,难不成她们还要留在齐家被齐牧廉以及江美株排挤?而且,这事还不能让齐牧廉知道,如果让他知道,他一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弃的。

  “还请您收下这礼吧。”云简画喃喃的嘀咕着,但是她却坚定的站在那儿,原本还想跪下去,但是绿竹一直扶着,现在在她面前的可是一个孕妇呢,出了什么事,她该如何负责?

  季璇烦闷的睁开了眼睛,云简画语气中的悲伤,她听出来了,但是这也让她忍不住奇怪。她还是头一次看到有人硬要塞礼给她的,但是问题是,她根本就不愿意接。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